当前位置:

苏群专栏:15家俱乐部逼宫?扯出一地鸡毛

点击: 2021-07-17

这是7月16日晚社交媒体上突然出现的一则《联合声明》,来自CBA15家俱乐部,被网络上称为“15家俱乐部向CBA逼宫”。

声明对下赛季CBA的要求,其实就两点:主客场,全华班。

有15家俱乐部在声明上,没在的5家俱乐部,按上赛季成绩排名分别是:青岛,北京,广州,福建,以及刚刚获批加入联盟的宁波富邦。

是什么原因造成15家俱乐部把事情闹到社交媒体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,让CBA没有闭门把事情解决了呢?

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,首先要回溯到将近一个月前CBA的股东会。6月18日,股东会经过表决,决定下赛季恢复主客场制,先采取全华班,是不是允许外援参赛,视疫情发展而定。

新冠疫情已经影响CBA两个赛季,先后在青岛、东莞和诸暨封闭进行,没有了主客场,没有球迷,也就没有了票房收入,各队苦不堪言。联盟也有说不出的苦,因为封闭比赛,没有观众,转播效果不如以前,赞助商意见很大,不是默默退出,就是喊要减钱。

这是各家俱乐部想恢复主客场的基础。那次股东会在北京一家酒店进行,议程分六项,第一项也是最重要的一项,是“审议并表决《关于2021-22赛季 CBA联赛赛制、赛程的议案》”。

总经理们赴京参加股东会议前,先收到了联盟提供的三套方案:1、全赛季主客场;2、全赛季赛会制;3、赛会制+主客场制。其中第三套方案,主客场制从4月1日起恢复,而全部三套方案的季后赛都采取3-5-5-7制,即12进8三战两胜,8进4和半决赛五战三胜,总决赛七战四胜。

从这三套方案可以看出,联盟和俱乐部的利益完全一致,就是更希望恢复主客场,让俱乐部重归正常的运营轨道。不过,这三套方案都没有提及外援。

所有的俱乐部都同意恢复主客场,但股东会议开始后,联盟提出的表决方案第一套,是全华班主客场,和预先下发的文件还是有区别。表决通过全华班主客场,没有外援,后来传出的“俱乐部经营困难,却还要在外援身上投入6个亿”,这个说法应该是不少俱乐部的意见,没有外援,每家少花3000万。

理论上,CBA已经是独立经营的商业联盟,受中国篮协监管,大事股东表决。不过,疫情期间,防疫至上,体育总局要求“一事一报”,而且,白银百公里越野赛出事后,总局再次重申安全问题,谁主办谁负责,谁审批谁负责。所以,CBA的方案必须上报。

但是将近一个月过去,迟迟没有得到方案批复的消息。

可是外援这个事,绝对拖不得。据我了解,外援涉及下面这些因素:

第一,各俱乐部对要不要外援有分歧,因为财务实力不同。CBA20家俱乐部,宁波富邦前两天刚刚获批准入,在此前股东会上没有表决权。19家俱乐部当中,青岛、北京、北控、上海、山西是国企直属,传山东高速回归,也是国企。民企被疫情折腾得缺钱,国企不缺钱。

第二,外援对第六名往后的球队成绩影响甚大,要不要外援的分歧就集中在这14支球队中。

第三,疫情期间签外援不简单。找外援至少需要一两个月,签了以后还要准备,赴华,检测,隔离。看上去离下赛季还有三四个月,但如果现在还没有政策,一旦奥运会后批下来可以有外援,很多俱乐部就来不及。特殊案例如新疆广汇,防疫措施特别严格,即使现在动手去找外援,赛季开始也可能来不了。

第四,全华班会导致对抗和观赏性下降。更严重的是,会导致赞助商减少投入甚至跑路。

7月16日,CBA又开了股东会。没什么大事,一是富邦加入,二是准入制一些细节,不涉及下赛季赛制。所以,只是线上视频会议,姚明马上要作为领队带领中国女篮去东京,正在隔离中,没有参加。

股东会即将结束,有俱乐部总经理问起,上次表决的下赛季主客场全华班,为什么没有下文?还在等待批复。有总经理说,CBA是独立的商业联盟,为什么还要批复?疫情期间,有特殊的纪律,必须上报。但是有没有外援,这个事等不得,到底是不是全华班呢?有的俱乐部已经开始签外援了,网上说有可能还是带外援的赛会制,而且可能性越来越大!

这就是《联合声明》的起因。线上股东会结束,几家俱乐部在微信群里讨论,然后征求各家俱乐部的意见,是不是该发声?最后有15家同意发声。

本来应该关起门来自己商量的事,因为商量决定后没有得到批复,加上疫情期间签外援过程太特殊,成本高,所以才有了《联合声明》。

不过因为时间紧,这个《联合声明》出台的过程并不严谨,比如,你并没有在微博上的《联合声明》看到有任何俱乐部的盖章。一些有外援需求的国企球队、成绩差的民企球队如上海、北控、同曦等,对自己怎么上了声明一头雾水。

这个事件是当下CBA面临特殊时期的各种矛盾的集中体现。抽丝剥茧,有下列矛盾的交织:

第一,俱乐部的发展和疫情特殊时期经营困难的矛盾。20家俱乐部,有一多半是民企,疫情让民企俱乐部囊中羞涩,恢复主客场的呼声高涨。

第二,民企俱乐部和国企财务实力不同的矛盾。这体现在对待外援政策的不同态度,支持全华班的民企俱乐部差不多有10支,6支国企俱乐部大部分愿意请外援(山东和山西因归属变更或高管变更,态度不详)。

第三,因本土球员实力差异而对外援态度不同的矛盾。并不是所有的民企都希望全华班,比如广州、福建并不在声明的名单上,同曦表示不知情,宁波富邦刚刚加入,本土阵容都未组成,更希望有外援来避免成绩垫底。

第四,CBA品牌影响力和俱乐部运营之间的矛盾。主客场有利于保持CBA的市场影响力,这点都一致,但全华班会降低赞助商的投入意愿,请外援却要花6个亿。

第五,篮协监管和股东意志之间的矛盾。现在协会实体化,主要精力在国家队征战奥运会,CBA联盟独立运营,大事表决。表决后的方案久未获批,就闹到社交平台,是股东权力过大,还是篮协不够放权?

这个事件原本不该发生,应该有更好的解决方式。

一个月前股东表决下赛季方案,选择项如果更细致,就不至于把有没有外援这个意见分歧给忽略。比如设立4个选择项:A,主客场,全华班;B,主客场,有外援;C,赛会制,全华班;D,赛会制,有外援。按联盟表决办法,需要三分之二通过。我相信这样不会把俱乐部分成赞成赛会制和赞成主客场两部分,而是在一致同意主客场的情况下,分成有没有外援两部分。

我对任何事都主张“过犹不及”,在外援方面,同样主张多了不好,少了不好,双外援太多,单外援刚好。这么多年来,CBA的精彩是由两部分构成的:本土球星的风采,高级外援的水平。林书豪、威姆斯、马尚、琼斯、哈德森这些高水平外援,其实已经成为CBA影响力的一部分。单外援提供一定的高水平支持,增加对抗的精彩,又考验本土实力。

如何在外援政策上保持稳定,同时不造成外援上的恶性竞争,是一门学问。这关系到民企俱乐部的可持续发展,也关系到CBA品牌影响力的保持。

在疫情期间,对于“度”的把控,不太容易,但非常关键,搞不好就是一地鸡毛。

苏群专栏

相关资讯